Home // 未分类 // 麻豆传媒糙汉子宠妻日常

麻豆传媒糙汉子宠妻日常

偌大的净土,鹿正康当然不会闲着,他收了六七英亩的土壤,打算开垦田地,生命魔能可以让作物健康生长,到时候他就过上小康的日子了。

事情一下子就多了起来,现在是初种月的二十四日,他打算在月末之前,种三英亩的土豆,种一带韭菜,其余的种些卷心菜。

外面的气温实在太低,不适宜耕种,在净土,可以通过调节元素来调节温度和光照、雨水,绝对是农夫乐园。

对鹿正康来说,耕作也是新奇的事情,人与大地的血脉根植,得什么,一看自己,二看天。现在天由人说了算,种地也就是一件舒服的事情。

劳作的人不怕辛苦,怕没有收获,对鹿正康来说,种植也不单单是为了吃,还可以借此发展一下养殖,自己圈养一个羊群,到时候取实验体就方便了。

他依旧在研究魔法版的内力,但收效确实甚是微渺。

生命魔能并不走经脉,就算他努力想要用心念收束也无济于事,它们就像是空气一样,出现,然后消失,整个过程丝滑顺畅,不留痕迹。

外殖装甲倒是有一些思路,暂时无法应用也就作罢。

死灵法术算是在不断熟练起来,抽取羊的白色灵魂,然后构建灵魂锁链,同灵魂建立心灵链接,再进行堕化,可以清楚掌握过程,包括灵魂被死灵魔能侵蚀时的感觉也会通过心灵链接传递过来,让鹿正康可以对灵魂的状态有把握。

白色灵魂在死灵魔能的浸泡中会觉得冷,然后就是痛苦,撕裂式的痛苦会将其魂体扭曲,这个过程里,会有另外的魔能共鸣出现,这是转化的关键。

在实验了数十次里,真正挺过堕化阶段的白色灵魂只有不到三分之一,而这里又有一部分彻底崩溃心智,连基本的思维能力都不再具备。

一个成功的死灵,会出现核心,一种逻辑产物,即适应现在的存在而有了新的生活观念,至少在鹿正康的观察里是这样的,堕化的山羊灵魂慢悠悠在空中飘荡,形体如一团蒸发着雾气的蔚蓝色透明胶质,体表有玻璃反光,行动无声,可以穿透物理屏障,在地下移动缓慢。

清新妹子都市浪漫时光唯美写真

到底核心的形成有什么影响因素,不得而知,或许这些死灵生前都是有理想的羊?

把死灵灌注到尸体中后,尸体会浮起,体内散发幽蓝色灵光,随即落地,可以自由行动起来。

复生的尸体无法承受澎湃的死灵魔能,会在一段时间后崩溃,而且其体内的器官也并没有再次工作起来。

关于尸体复生这个法术,有应急版本,就是直接以死灵魔能和湮灭能量塑造亡灵核心,短暂地复活尸体,但等尸体承受不住能量冲击而破碎风化后,这个亡灵核心也会消散——非常不经济。

正统的死灵法术都是玩弄灵魂,而制造死灵后,可以反复复活不同的尸体——只要种族类同,羊死灵就控制羊尸体,人死灵就控制人尸体。

实验证明,羊死灵控制一头狐狸的尸体后会出现动作异常,快速衰亡等不适反应。

单一种类死灵的适用性略低,这颇为可惜。

当他成功入门了死灵法术后,鹿正康就开始正式研究外殖装甲。

首先要研究一下,为什么一类死灵只能控制一类尸体,不然鹿正康就只能用脑后插吸魂绦虫这样诡异而不美感的技术了。

死灵法师的书籍中提到灵魂控制需要一个媒介,只要媒介适宜才能让灵魂展示出对的操控力。

实验到了这一步,鹿正康就再次把目光投向经脉。

可以人造经脉,塑造出灵魂能量的通路激活外殖装甲,这样也不用考虑死灵的相性问题。

至于人造经脉的材料,当然还是首选吸魂绦虫。

虽然召唤时间有限,但是足够他将绦虫剖了取出内部管道。这三条里,有一条中空的食道,可以传输灵魂。

鹿正康实验了一下,把食道外壁附魔,然后死灵附体,果然激活了符文,看来思路是正确的。然后他就发现食道内壁有天然的纹路,对灵魂能量用稳定作用,暂且先记下。

接下来就是解决外殖装甲的材料问题,需要能与绦虫食道结合,这样的材料,颇为珍奇。

刚开始,鹿正康想用新鲜羊皮,缝合绦虫食道,然后用治愈术将伤口愈合,这样就算大功告成,不过这样做出来的东西,不出几天就烂了。

鹿正康还记得有一种珍惜金属,名为黑檀,或称乌木的,与魔族血液结合能铸造魔族铠甲,因此这种东西怕不是有什么魔法特性,能与生物体形成共生。

想是这么想的,不过他手头也没有黑檀,无奈只有作罢。

想起绦虫食道内壁的特殊纹路,或许解决问题的方案就出自此处,他便开始解析这些花纹的作用。

时间一晃就又是一周,鹿正康记着时间,便暂时搁置了手头的研究,例行出发去冬堡。

去的路上发现有几艘高大的木船在海难所在的海域附近游荡,鹿正康没有驻足观望,大踏步赶路。

依然是提前到,老板端着酒在柜台后等他,现在他在酒馆里的一切吃穿用度都不花钱,老板是个热爱美食之人,对鹿正康是出于内心的尊重。

“美食家!您来了!”

“你好,达古尔,还是要一间房。”

“当然,咱们一起喝一杯吧,就在您的房间。”

鹿正康闻言沉默了一下。

“哦,这冒犯您了吗?抱歉,我为我的失礼感到由衷的歉意。”

“喝一杯,当然可以。”

鹿正康略微掀起面巾,把手里的一杯蜜酒一饮而尽,达古尔能看到兜帽下浓密的鬃毛,还有他尖锐的指甲,此外的一切,依旧隐藏在臭烘烘的衣物下。

一瓶蜜酒很快喝完,达古尔还想多聊几句,鹿正康站起来,告辞出门。

“原谅我,但我还有事情要去做,你知道的,接孩子放学。”

“那我也不浪费您的时间了,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什么?”

“我还是好奇您的长相。”

“有些东西,之所以是秘密,是为了保护探秘者。”

“……好的。”

鹿正康踏入风雪里,第一次感到某种酷寒渗入骨髓。

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a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