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// 未分类 // **助手丝瓜视频

**助手丝瓜视频

市政厅的演讲之后,再过个一两日,斯卡迪女王还有一场在军队前的演讲。

除了决定主帅将军等军队领导者之外,也是一种给士兵们看的激励手段。

战前封赏,大部分情况都是做给士兵们来看的,暗示将军们荣耀的今天,就是你们光辉未来的明天!

最意外但也情理之中的事,就是斯卡迪一周前宣布募兵之后,有一批魔枪士和狂战士纷纷主动应征。

一个个气势咄咄逼人,杀意能让酷夏变寒冬,一副你不让老子上战场砍人老子就把你砍了的样貌,吓的征兵官腿肚子都哆嗦,冷汗直流。

斯卡迪也心领神会,虽然这些嗜血的杀胚可能不需要金币,但她还是下令给这些“佣兵”,更高一层的报酬。

月光酒馆,大厅

夜林请客招待了麦瑟带来的异能者。

“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,再晚两天,可就没位置了。”夜林举杯示意欢迎。

酷热无比的夏天,一杯加了冰块的麦芽啤酒,更让人心情凉爽。

麦瑟带来了三个人,两男一女,也是对自己异能运用最纯熟的几位。

当然绿都格罗兹尼内的异能者有数百号之多,暂时没部过来,打的也是稳一手,免得他是坏人,然后被一网打尽的意思。

头戴花朵的小清新少女

“我是狄桑,你好。”

上半身是青衣,下半身是一条棕色长裤的男子微微举杯,态度说不清热切,但也不算冷淡。

虫之狄桑,能够操纵各种昆虫战斗、侦查,最具有特色的,则是其会随身携带一批有毒素的昆虫,石飞虫。

被石飞虫啃咬的人,会立刻出现肌肉僵硬,气血不顺的异状,导致战斗力大减。

“你好,我是梅亚。”

麦瑟带来的一位女性笑容很温和,体型偏丰满,浑身散发着一股清新的气息,她的发卡是一枚绿意盎然的树叶。

德鲁伊,或者说自然操纵者,她能控制植物进行攻击,比如招牌手段用植物的根茎做地刺偷袭,防不胜防。

“梅亚?”夜林故作诧异,笑道:“听说暗精灵女王的名字,也是梅娅。”

“这样吗?真是不胜荣幸。”梅亚讶然微笑。

对于两位打招呼的异能者,他自然也报以最真诚的友善,两人异能虽然不如麦瑟一般突出,但在合适的机会下,也是能改变一场战争局势的。

然而夜林目光还未来得及转到第三位异能者身上,对方却在座位上瞬间消失,下一秒后重新出现在座位上时,手里端着一杯红酒。

吧台后面的索西雅微微错愕,这一杯她是想要给自己喝的,结果一阵轻风拂面后,眼前的红酒就不见了。

好快的速度!

“我在绝望之塔时听团长讲过你的名字,听说你本事不错。”

拉维特抿了一口红酒,慢慢眼睛睁大,然后长吁一口气,挥了挥手,大声道:“美丽的精灵小姐,酒味道不错。”

超音速拉维特,能在短暂时间内超越音速,与幽雨不同的是,他速度更快,但只能持续很短的一点时间。

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形象,金色长发,上下胡须短而密,眼眸是一种妖异的紫色。

“哦,是么。”

夜林耸了耸肩,不置可否。

拉维特从团长艾泽拉那里知晓自己的名字,他并不觉得意外。

“别那么冷淡嘛,我可听说你给自己起了个绰号叫万磁王?”

一杯红酒刚刚放置在桌上,酒水液体还在晃动荡漾,拉维特身形再次消失不见,夜林猛然感觉自己肩膀被人拍了一下。

他才刚一回头,拉维特便又回到了椅子上端起红酒,笑着举杯致意。

夜林暗自皱眉,决定暂时不跟对方的玩闹计较,凝声说道:“我提前声明,你们异能者想要参加军队,第一条,也是唯一一条,服从指挥,我会把你们安排在……”

嗤~

……

“拉维特!”麦瑟面露不悦,声音略沉。

“哈哈哈哈,不好意思,喝酒呛到了,你继续说,继续说嘛。”

虽然是道歉的言语,但拉维特却丝毫看不出歉意,反而轻轻摇晃着酒杯,哪里看得出有半分被呛着的样子。

梅亚和狄桑神色各异,在当初麦瑟决定退避到绿都格罗兹尼的时候,拉维特就独断专行,桀骜不驯,非要外出调查什么异能者的来源问题。

“我会把你们安排在施米特手下,他经验丰富,擅长指挥单兵作战,你们……”

嘱托的事还未说完,拉维特又从原地消失了,转而出现在吧台前,故作绅士礼,“美丽动人的精灵小姐,能和我碰一杯么?”

叮~

在索西雅还未来得及回答反应的时候,他率先伸手碰杯,眨眼间又回到了座位上面,怡然自得。

索西雅拿着高脚杯愣了愣,然后微微一笑,把杯子直接丢到了垃圾篓。

清脆悦耳的玻璃粉碎声,让一直笑容满面的拉维特面皮一跳,随后摊了摊手,唉声叹气:“唉,我只是好奇,最后一位精灵嘛。”

“拉维特。”

夜林眼神微冷,警告道:“这事关异能者能否像鬼手一样被世人接纳,我希望你能谨慎一点,免得起了反作用。”

天鹰副首领施米特能够完美发挥强悍单兵的能力,但若是这群异能者还是桀骜不驯,可能会在战场上误了大事。

“放心,我有分寸。”拉维特意兴阑珊挥了挥手,随后有意无意叹道:“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什么……施米特,声音够大么?你也知道我跑的太快,声音都追不上。”

咻~

一把餐刀直击拉维特面门,速度极快,但他却嘴角轻蔑,轻轻歪头避过,下一瞬想要出现在夜林背后。

轰隆~

一声闷响,青色雷芒呈溅射状从后背爆射,眨眼间便把拉维特电了一个浑身颤抖,发丝焦黑。

夜林拉开椅子迅速起身,势大力沉的一脚直接踹在对方腹部,让其身子躬成了虾米,嘴角吐出酸水,满面痛苦咳嗽不止。

“哦,忘了告诉你,金属只是一种很普通的能力,我对元素的掌握,还是蛮有心得的。”

夜林掰了掰手指后,掌心抓出一缕清风,轻柔拂过对方面颊,带出几丝殷红的血迹。

短短几个呼吸,超音速拉维特就丧失了战斗力,让麦瑟也是大为意外。

她想起来在法罗湾的时候,这人也是如此轻松写意,就抹消了念动力的影响。

实属深不可测!

“一个不听话的士兵,有可能在战场上坑害一支队伍,乃至打乱一场战役的计划,拉维特你想死,别拉人陪葬。”

吧台后的索西雅略感意外,她还是第一次见到,夜林这般生气的模样和严厉的语气。

拉维特低着头,慢慢擦拭着脸上的血迹,他的头发很长,刚才躬身后导致头发遮住了一张脸,也遮住了眼睛,没人能看到他现在是什么情况和状态

麦瑟默默叹了口气,随后闭目冷酷道:“收起你桀骜的性子吧,战场不是流氓打架,拉维特,你这样在战场上,活不过三天。”

一场并不算愉快的见面,麦瑟对此报以浓厚的歉意,并表示会去和施米特见面。

施米特会统筹精英战士,比如天鹰、冒险家联盟、以及异能者,配合科纳特伯爵带领的军队进行各种突袭、暗杀能工作。

“玛尔”计划是用来增强国家凝聚力,培养斯卡迪亲信的计划,也是一场必胜的计划。

夜林觉得,要是自己蹦跶到战场上,大概率就没贝尔玛尔军队什么事了,还不如抽空做点正事。

这是一场,帝国与公国,无意之下,很默契的战争。

一个练兵,一个复国!

品尝着一杯不够甜的青樱,夜林信心满满,拍着胸口调侃道:“等我,给你带来法罗湾的珍珠项链。”

因为他的天之印还在斯卡迪女王那里,这货懒成球不愿意飞,得亲自抱回来。

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as